当前位置:城际网站目录 » 站长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

一辈子:少了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

来源:城际导航 浏览:233次 时间:2020-05-21

“说好的一辈子,少了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,都不算一辈子。”

他是虞姬,和他演对手戏的自然是霸王了,霸王乃是虞姬所依附之人。

君王义气尽,贱妾何聊生?当霸王穷途末路时,虞姬也没打算独自苟活。

一辈子:少了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

众所周知,这不过是戏,戏里的人殉情,可戏外,却只有小豆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去了……

那年,天寒地冻,寒风刺骨,小豆子被娘无情的剁去那多余的手指,将他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,他的心便彻底的冷了。

他看着娘在大雪中踉跄而去的背影,他隔着破旧的窗棂,一边啜泣,一边小声的喊着:“娘~”

环境是陌生的,师傅是粗暴的,幼小的小豆子在冰天雪地里被遗弃,也便遗忘了所有的感觉。

师父的那句:“师哥,带小豆子去睡觉去吧。”

从此,他未来的另一条岔口便被打开了,被师兄弟欺负,守护他的只有师哥,弱小的身体挡在他的前面,抄起一块板砖对那些人说道:“ 想打架?来啊,十个一起吧?”

小豆子心想:“这师哥果然不一般…”

小豆子被罚压腿,是师哥将小豆子脚下的石头偷偷的踢走,减轻他的痛苦,却还是被师傅发现,戏班所有人全受罚,打屁股。

小豆子疼,师哥却已经受惯了在痛楚中不忘侧头叮嘱着小豆子:“屁股-绷紧--就没有那么疼了。”

春去秋来,年复一年,小豆子长的美,自然会被当成旦角来培养,捏着细细的嗓子,掐着柔软的腰肢,浑身散发着妩媚的气息,喊着那一句:“我本是女娇娥…”

日子久了,就连小豆子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男儿身还是女娇娘了。

只清楚,作为同班师弟中唯一的旦角,他饱受嘲讽,他们要褪他的裤子的时候,保护他的依旧是大师哥小石头,即便他磕破眉角,被师傅责骂,那也无怨无悔。

老话说得好:严师出高徒。转眼十几载,小石头和小豆子全部成了名角,有了自己的名号,一个成了段小楼,一个成了程蝶衣。

在两人本相约好要唱一辈子的《霸王别姬》,可谁知半路杀出了一个菊仙。

花满楼的妓女,常言道,戏子无情,婊子无义。她遇到段小楼之后,便对他动了情,尤其在段小楼为了保护自己,和流氓打架时,菊仙更是搭上全部身家孤注一掷,将自己赎了出来,光着洁白的脚丫,跑到段小楼面前:“现在我是自由身,你还要不要我?”

“要~当然!”段小楼除了激动就是激动,整个戏班子更是嚷嚷着要喝喜酒,却只有程蝶衣一个人,面容苦笑,内心冰冷,因为他是角儿,再哀伤也要撑住场子。

红白相间的妆容,将她的表情遮住,没有人注意到此刻的他,簇拥着段小楼和菊仙离开。

段小楼回头不忘说:“师弟,这个证婚人必须你来当。”

蝶衣说:“师哥,我还要去走戏。”

段小楼搂着菊仙的细腰,来到了蝶衣的梳妆台前,挑选了一个贵重的头饰,“自家人,师哥不客气了,这个就送给菊仙吧。”

蝶衣的一幕,“砰”一声跌落在地上,粉碎……

蝶衣是虞姬段小楼是霸王,霸王有了菊仙以后,蝶衣也只能够唱旦角的独角戏。

因此,再无《霸王别姬》,只有《贵妃醉酒》。

段小楼和菊仙恩恩爱爱,可苦了蝶衣,在虞姬的角色里再也没走出来。有的角色,一演就是大半辈子,哪怕是妆容,他都没有从中解脱出来。

他本是一个异种,俗人的福分似乎和他无关。可六道轮回,呱呱落地。那么的艰辛,就是为了那刀上一剁吗?

剁开的是骨血,也是一条无人敢走的生死大道。留下的疤痕,无论他如何破茧,都注定无法重生。他生的俊美,即便是个男人,依旧被培养成了程蝶衣,再也走不出来。

那个一直为他遮风挡雨的大师哥,注定将他只看做了师弟,他恨自己的男儿身,却又有什么办法?没有了霸王,虞姬选择了死亡,没有了段小楼,程蝶衣也宛如行尸走肉。

爱之深恨之切……

这一恨,便是一辈子……将自己禁锢在牢笼里,在他们彼此之间划了一道粉身碎骨的深渊……

作者简介:

刘悦,笔名瑾冰 流月 。河北省市作家协会会员,1997年生于吴桥。创作长篇小说《侦情校园》《酷宝抢婚我的女人谁敢碰》《南风又起:念你成疾》等。